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用心等待/一次宁静的休息/心灵在一杯茶的柔和中/感受我的诗情画意/让您品味悠然。

 
 
 

日志

 
 

谈谈北岛诗歌《一切》与舒婷诗歌《这也是一切》及其它  

2012-08-15 22:1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谈北岛诗歌《一切》与舒婷诗歌《这也是一切》及其它

                                     .上京.

对于诗人北岛的诗歌代表作之一《一切》,与女诗人舒婷的《这也是一切》的回应及争论,早已告一段落。批评家评论家们用各自的态度和世界观对两位诗人的两首诗歌的评论,各自把持着不同的观点意见。持正相反意见是评论家很自然的现象。有的认为,北岛的《一切》是“虚无”、“悲观主义”,舒婷的《这也是一切》是“现实”、“乐观主义”。 由于具有代表“朦胧诗”时期的两位诗人的对答,所引起的争论的效果便有了不同的影响。

其实,用不同的写诗本意来抒写诗人自己的诗意,是诗人固有的特点,诗人写诗的题材也是来源于生活,他所看到的生活的本质更为清晰。写诗歌也象现在的“三维”、“四维”一样,我们肉眼亲身感觉到看到的世界,在诗人的眼里是立体的世界。 三维空间是点的位置由三个坐标决定的空间。而诗人用同样的道理,让客观存在的现实空间使自己的想象意境更加空灵和深邃。这自古以来,如李白笔下的诗歌《梦游天母吟留别》里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诗歌最后:“忽魂悸以魄动,怳惊起而长嗟。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霞。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以前,很多学者认为诗歌的结尾逃避现实,其思想也极为消极,特别是诗中广为流传的名句:“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更是那样的玩世不恭的样子!可是它的格调却是昂扬振奋的,潇洒出尘的,看似消极却有一种不卑不屈的气概流贯其间,并无消沉之感。

诗人可以用不同的角度和思维方式来写一首诗歌,但实际上往往不是自己的本意,也往往不是自己的生活态度。他凝聚着周边的人和事物于一体,借题发挥自己对现实社会的不满、抨击或提出自己的个见及观点,抒发出自己的感情、感叹、慷慨!当然,更是想用更深一层的哲理去呼唤社会秩序、去释诠人生。从这点看,其实,北岛对现实有着清醒的、本质的认识之后才写出《一切》的。

而读北岛《一切》与舒婷《这也是一切》,又让我不得不想起俄国著名的文学家、伟大的诗人、小说家,及现代俄国文学的创始人普希金的诗歌《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 。其诗中“现在却常是忧郁,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正是北岛诗歌里开头的现实生活写照。而舒婷的《这也是一切》仿佛在用普希金的诗歌热诚坦率地来回答北岛的话:“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北岛、舒婷两位诗人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哲理意味、以真实的心灵感受和超现实及坚强乐观的思想情怀阐述着不同的思想艺术境界。

   我想,北岛《一切》与舒婷《这也是一切》均受到普希金的诗歌的影响,两首诗歌结合起来,实际上普希金早就在写在他的诗扉上。而舒婷的《这也是一切》反而成了《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诗歌的上一部分的释诠,舒婷认为:“ 欢乐不会永远被忧伤所掩盖,快乐的日子终会到来。”阐明了一种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而北岛的《一切》却成了《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下部分的释诠,北岛认为:“生活中不可能没有痛苦与悲伤,在苦恼之时要善于忍耐,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是烟云,现在却常是忧郁,……”阐明了一种异化现实和个我生命生存经验的人性内涵!

   当我反复读了北岛《一切》与舒婷《这也是一切》这两首诗的时候,我的脑海出现的想法就是“人生”两个字。我写过一首对人生道路受挫折后该积极向上的诗歌做为《自勉》:“当自己跌倒的时候,把艰难困苦当成是磨练;在人生旅途受到了挫伤,忍辱负重意志要坚强!跌倒,站起来!勇往直前,有信念就会有希望!为了理想敢于攀登,要珍惜生命可贵的时光!”,我的这首诗歌可以说也在我灰暗的日子里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想,人生就是一条大路,路是没有平坦的。假如走路时有绊脚石拌倒、被荆棘刺伤,就要像普希金的诗里说的那样,不要悲伤,不要心急,我们要镇定下来,然后去面对这一切,在跌到和被荆棘刺伤的地方抚平伤口后重新站起来!勇往直前地去克服它,去逾越它,因为自己有足够的信念,有了信念就会有希望!

   人生有时候也像在大海上的一只船的帆,另一位俄国诗人莱蒙托夫,他自幼性格忧郁、孤僻,但他的诗歌《帆》却是积极向上的:“在那大海上淡蓝色的云雾里,有一片孤帆儿闪耀着白光!……它寻求什么,在遥远的异地?它抛下什么,在可爱的故乡?波涛在汹涌-------海风在呼啸,桅杆在弓起了腰轧轧地作响……唉!它不是在寻求什么幸福,也不是逃避幸福而奔向地方!下面是比蓝天还清澄的碧波,上面是金黄色的灿烂阳光……而它,不安的,在祈求风暴,仿佛是在风暴中才有着安详!

莱蒙托夫所写《帆》的孤帆在海中航行,就是象征着诗人的心境、人格和理想追求;波涛汹涌、海风呼啸象征环境的险恶,碧波清澄、阳光灿烂象征孤帆与风暴的抗争取得了胜利。孤帆远航,寻求的是自由,追逐的是理想;孤帆远航,把懦弱和平庸遗弃在后面而没退路!诗人在人生道路上所进行的傲世不群的追求值得我们借鉴!很早前,我在报刊上也发表一首散文诗歌《帆》:“一柄宝剑/在朝阳中闪光/生辉的形象/划破幽蓝的宁静 /于是/狂风呐喊着/浪涛咆哮着/它们掀起横暴恣虐的傲气/想在刹那之间/把宝剑熄灭在深渊 /于是/宝剑变成了一面旗帜/挂在桅杆上/顶风冒雨/不辞艰难困苦/迎风招展 /风浪惊讶而粗暴地问/你不怕死亡么/敢与我们抗争 /旗帜飘扬着豪放地笑了/如果死亡是可怕的话/我何苦在你们的深渊上遨游呢/你们只能捉弄我的影子/但吞噬不了我的灵魂/风浪胆怯了/嚣张的气势逃得无影无踪 /旗帜乘风破浪地/达到胜利的彼岸 /这就是帆/不怕狂风恶浪的帆 /这就是帆/人生奋斗和生存的真谛!”可见“帆”在暴风雨和惊涛骇浪前就是一把宝剑!一面旗帜!它敢于与惊涛骇浪和暴风雨挑战和斗争,亢奋地激发每一个人面对苦难时的创造和激情,通过奋斗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

   回过话来,北岛《一切》其实是人生时的一段失落过程,相信每个人都有这段忧郁的日子!“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当别人在欢乐,而自己在困苦、在忧心如焚时,你怎么会有微笑呢?当自己已被苦难折磨成麻木,或在苦难中忍辱负重,您怎么会有泪痕呢?这时候的“希望”和“信仰”都面临着考验,才有了对“希望”的“注释”对“信仰”的“呻吟”!而“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不正是暴风雨正要来的那一刻的沉寂等待着爆发吗?《一切》里的最后诗句,正像鲁迅先生在《 纪念刘和珍君》一文中的呐喊: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诗人,除了是太平盛世的歌咏者,也是一个在社会阶层中奔跑的呐喊者!后者,更是深一步的挖掘着社会角落里的最具现实生活的一面。歌咏者,可以去粉饰太平盛世;而呐喊者,既是对社会阶层里存在的疾苦的不满的直接反应和呼唤!它告诉我们就是在太平盛世中,同样存在着社会的不平等、社会的分工不同、社会的严重分歧和丑陋现象造成了人们的不同心态和生存空间!造成了人性的扭曲和异化!只是,人们要如何去面对而已!从舒婷的《这也是一切》来说:“一切的现在都孕育着未来,未来的一切都生长于它的昨天。希望,而且为它斗争,请把这一切放在你的肩上。”可以说《这也是一切》的诗句是很积极的!她告知人生,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要鼓励自己,要有一种希望,不要放弃这种希望。要把一切艰难困苦勇敢的承担起责任并为之一振去奋斗!这样的人生拼博才更有滋味,更有意义。

   从某种意义来讲,北岛的《一切》更赋予诗歌的禅意!稍为懂点佛学的人就会知道,《金刚经》文:“一切有为法,有如梦幻泡影。如梦亦如幻,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北岛《一切》一开始就发出了感慨:“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这不应了《金刚经》文的“如是观”吗?诗中的“命运”、“烟云”皆是梦幻泡影!“烟云”皆为虚而不实之相!而“命运”是须要因缘和合的。诗歌的第“三、四”句,正是缘起缘灭,瞬间即逝,以之暗喻世间一切因缘而生、因缘而作之有为法。北岛的《一切》里,用判断句式突出自己的一些极端意识,我想这是他故意的,因为社会明白着有这些事和想法。在生活中,这“一切”并不是“无为”,而是“有为”的。生生灭灭的道理是自然现象。“一切往事都在梦中!”何尝不是在生活里我们常常感叹的“人生如梦”呢?

    也正如舒婷的《这也是一切》的回答一样:“不是一切大树都被暴风折断;不是一切种子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不是一切真情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里;不是一切梦想都甘愿被折掉翅膀。”在这一组表示并列关系的关联词的否定诗句里,我的理解是,第一句:是种子,只要有合适的土壤,落在哪都会生根发芽;第二句:人间不是没有真情,只是世态炎凉,导致人心荒芜,但这不是被淹没,因为人间还有大爱;第三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谁愿意在自由飞翔和奋斗的过程夭折自己的理想?总结成一句就是:影射着人生失落时的不甘!反过来,也正好是北岛《一切》的注解和释诠!因为北岛知道,这其实就是他要写出来的意识形态!是他要表达的个人的真实感情!他不是不想说人该有积极向上的精神。他面临的是更具现实生活中的一部分群体!他反映的应该是从迷惘到觉醒的心声!他只是用另一个角度刺穿了乌托邦的虚伪!呈现出生活的本来面目。而舒婷的《这也是一切》所表达的思想反而变成是虚伪的,这显然代表着组织的“无为”情感。也就是讲,大家都会这么说,做就难了!说也等于白说了,这就是“虚伪”了,就等于“无为”了!但“无为”中却是“有为”的,她用积极向上的精神,鼓励和激励着颓唐而消极的人。就象老师在开导启发受到挫折的学生一样去勇敢地面对人生一样!所以《这也是一切》是“有为”的诗歌!”而两位诗人的诗歌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把自己的情感抒发出来的,因而也是非常理智的诗歌!

    其实,批评家对北岛《一切》多有偏见。读文学作品,不能从表面和抽象的诗句里去理解。有时,艺术的夸张或寓意,以至用哲理的手法去写诗歌,并不是诗人思想的真实反映。诗人从某种形式上,只是社会的一个代表。这个代表不用经过选举,也毋须民选,是诗人自己选自己。诗人宁愿被批评家们去批评,也要为生活的真实一面而呼吁!所以,在北岛的诗歌里,他大多是用反意识的写法和“冷抒情”的方式,冷静和深刻的思辨去写自己独特的诗歌!难道生活里北岛真的那么消极悲观?而舒婷就一直沉醉于生活的乐观向上中而丝毫没有情绪低落或忧郁感伤的时候?都不是!记得佛陀说过:“这本是一个虚伪的世界,这个世界上一切都是无争的!我们自己的身体尚且不能依赖,哪里能要别人都属于我们自己?”生命如梦幻泡影,生命只是一个过程。在乎过程的人,经过挫折后,觉醒起来振作精神面对现实生活。不能把一切的哀怨都强加在别人身上;也不能把别人的幻想认为是自己的理想!世界本是虚伪无争的,但北岛想的是“通过作品建立一个自己的世界,这是一个真诚而独特的世界,正直的世界,正义和人性的世界。”诗人们无论是谁,为了现实生活去写一首诗歌,为了一个主题去写一首诗歌,为了自己的世界去写一首诗歌,这都是诗歌惹的“祸”!所以,重读两位诗人的诗歌,我认为,都要把“一切”看淡一些。一切皆因,都是无为。用这个觉悟读北岛的诗歌,就能体会到诗人的写作动机和意义。而从舒婷的诗歌中,皆是有为。她的《这也是一切》虽然被人引来进一步反证北岛的不是,但她明白自己的《这也是一切》结果就思想和艺术方面都不如北岛的《这一切》深刻、响亮和有力。我想,这可以看出女诗人的真实胸怀是宽阔的!所以,不管《这一切》或《这也是一切》都是“无为”的! 而“无为”也就是“有为”!一切都是神马浮云!故而识者,得于悟思,反之而奋迅勇猛、精进不懈,才是人生哲学!

    最后,对北岛、舒婷两位具有代表性的诗人所写的《这一切》与《这也是一切》,我还是要用普希金的诗歌《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来作为我这篇文章的结尾:“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现在却常是忧郁,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

 附:北岛诗歌:《一切》

一切都是命运   一切都是烟云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欢乐都没有微笑   一切苦难都没有泪痕  一切语言都是重复   一切交往都是初逢  一切爱情都在心里   一切往事都在梦中   一切希望都带着注释  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   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  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

附:舒婷诗歌:《这也是一切》

不是一切大树/都被暴风折断, 不是一切种子, 都找不到生根的土壤; 不是一切真情 /都流失在人心的沙漠里; 不是一切梦想 /都甘愿被折掉翅膀。 不,不是一切 /都像你说的那样! 不是一切火焰,都只燃烧自己 /而不把别人照亮; 不是一切星星, 都仅指示黑夜 /而不报告曙光; 不是一切歌声, 都只掠过耳旁 /而不留在心上。 不,不是一切 /都像你说的那样! 不是一切呼吁都没有回响;不是一切损失都无法补偿; 不是一切深渊都是灭亡; 不是一切灭亡都覆盖在弱者头上; 不是一切心灵 /都可以踩在脚下,烂在泥里; 不是一切后果 /都是眼泪血印,而不展现欢容。 一切的现在都孕育着未来,未来的一切都生长于它的昨天。 希望,而且为它斗争, 请把这一切放在你的肩上。

 

  评论这张
 
阅读(190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