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用心等待/一次宁静的休息/心灵在一杯茶的柔和中/感受我的诗情画意/让您品味悠然。

 
 
 

日志

 
 

《桃花韵》赏析  

2012-07-07 17:59:40|  分类: 评论 欣赏 ?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韵》赏析

——.上京.

百花丛中,“桃花”是我钟爱的花卉之一。记得年轻时,春天里,桃花盛开之际,总会约上几位同学好友,到郊外折来几枝桃花,回来插在一个准备好的青花瓶,简陋的卧室,便有了几分春天的气息。而插在青花瓶里的桃花,便成了一份美好而隽永的记忆。因此,我曾写下了《桃花魂》的感概:“去年的承诺/只留下可以阅读的香骨”。

可今天,当我从邮箱里收到女诗人“无语丁香”的《桃花韵》时,本红消香断的花魂,又让我在她的诗歌中,牵起了无尽的遐思。

“那一年/我还是枝头上的小小蓓蕾/刚露出粉红色的笑脸/却被风雨尘埃打落”。起兴句,诗人就挽着我的思路,走进了一场雨后的桃花林。而我最担心的,就是尚未盛开的桃花蓓蕾,就招来风雨无情地吹打,使之留下的只是“香骨”!这是一幅伤感的画面:“泪水染红的花魂/奔往桃花潭水的深处”。其情形凄楚,让我想起了《红楼梦》里林黛玉的《葬花词》:“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我想,女诗人不会不明白林黛玉为何而葬花?因此,她也感触到自己也如“游丝软系飘春榭”,惋叹起“青花瓶上再无花好月圆”!

古往今来,花便是女性的象征。女诗人对桃花也许有更多的情愫包含在里面。她怀念着桃花的美丽,却也不忍心记忆被摧折的蓓蕾,但还是记挂着“多少年惟有残存的香骨”,而自己依然独守在青花瓶前,看不到花好月圆。这只是女诗人的一种心境,也许并不是写自己,而花好月圆总有时,诗中虽然没有看到“愿侬此日生双翼/随花飞到无尽头”,但终究让“濡湿的花魂/幻化成空中飘渺的红绸/凄婉的缠绵飞出一瞥惊鸿”。诗人用婉转的笔调,掩饰去本该粉红的日子,却困惑成忧伤的季节,“飞出一瞥惊鸿”成了诗人对落絮人生的醒悟。

以花喻人,以人喻花,女诗人更胜一筹。明知道,芳魂艳魄都消逝,诗人仍用此喻人喻花的手法,寄托在“舞动的红绸”,去用“血色映红大地天空”!这一切“只为四月桃花韵满香树枝头”,诗人想重新让桃花在烂漫的阳春盛开!这是一种对美好生活的憧憬。至此达意,诗句得到了升华,有了可贵的思想。

回头看来,对女诗人的《桃花韵》,有了加深的理解。因为诗人是女性,诗中难免感叹落花犹如红颜薄命。好在,女诗人最后的情绪并不低落,而是用“舞动的红绸”来蕴藉自己,希望自己美好的未来开满粉红的枝头!

 

附:作者原诗歌

 

《桃花韵》

 

文\无语丁香

 

那一年

我还是枝头上的小小蓓蕾

刚露出粉红色的笑脸

却被风雨尘埃打落

 

泪雨染红的花魂

奔往桃花潭水的深处

曲曲葬花词溅起浪花千堆雪

 

红消香断

多少年惟有残存的香骨

青花瓶上再无花好月圆

 

濡湿的花魂

幻化成空中飘渺的红绸

凄婉的缠绕飞出一瞥惊鸿

 

舞动的红绸

血色映红大地天空

只为四月桃花韵满香树枝头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