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用心等待/一次宁静的休息/心灵在一杯茶的柔和中/感受我的诗情画意/让您品味悠然。

 
 
 

日志

 
 

朝饮木兰坠露兮 夕餐秋菊之落英——《上京现代茶诗歌  

2006-06-23 04:55:26|  分类: 诗友文友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饮木兰坠露兮 夕餐秋菊之落英

 

——《上京现代茶诗歌》之“花茶”读后浅析

 

·谢馥馨·

 

 

在诗歌网络上,我偶然看到了几组不同于古代诗词的“茶诗歌”,原以为只是几首,没想到诗作者在网络上频频发表一组又一组的《上京现代茶诗歌》系列。其“茶诗歌”描写着不同地方区域的“茶”,“中国十大名茶”也被襄括其中。自此,好多诗歌论坛,便有了一阵阵“茶诗歌”的茶香,诗人上京可谓专门撰写“现代茶诗歌”的诗人了。很多诗人读者读了上京的“茶诗歌”后颇为称赞,有的也写诗附和、有的给予很高的点评。我也想借此机会附庸风雅一番,略对上京“茶诗歌”中的“花茶”作些浅析。

其实,我也喜欢茶,因为家人在广东惠州市经营着“天雨茶艺阁”,耳闻目睹,对茶也算了解些。且茶能生津,也能美容,特别是“花茶”,性热暖胃,品之喝之,何乐不为?所以,我只摘选几首上京的“花茶诗歌”与大家品一品,且看上京的《菊花茶》:

小朵小朵地
浅黄浅黄地
淡淡淡淡地
轻漂在杯中
用干枯过的心
再次绽放出复活的信念
直到
把自己的本色褪去
才让人品味出
你那不畏秋霜的傲骨
却愿意无私地
化为茶道中的甘泉
在人们的齿颊留芳

菊花茶,屈原在《离骚》早有写过:“朝饮木兰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而菊花,自从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名句一出,就和孤标傲世的高人逸士、隐者结下了不解之缘,几乎成了文人孤高绝俗的一种代表。

“茶圣”陆羽,终生不仕,隐居在苕溪(今浙江吴兴)偏僻的桑麻丛中,也“近种篱边菊”,只是“秋来未著花”(唐诗人皎然《寻陆鸿渐不遇》)。

上京的《菊花茶》一开始,就采用“小朵小朵地/浅黄浅黄地/淡淡淡淡地”轻巧简洁的重迭字句,借助于音节的复沓来描写《菊花茶》里的菊花,读起来如自己也随诗人舀着一勺蓬蓬的花苞,泡着一壶发着幽香的“菊花茶”,浑身舒畅芬芳起来。

诗人的《菊花茶》是一壶有生命的“茶”,他把《菊花茶》里的“菊花”重新激活了起来,你看:“用干枯过的心/再次绽放出复活的信念”,诗句生动形象又寓有哲理,写出了幽独淡雅的菊花,在杯中也有形态美,且用菊花的复活,联想到“菊残犹有傲霜枝”(苏轼诗)的劲节,取譬明切,诗在言外,充分显示了诗的含蓄之美和意境深长。诗人仅用一杯“花茶”,就表现出全新的思想境界和艺术风格,超出了仅仅为写“茶”而写“茶”的要义。

上京在写“花茶”时,运用通俗凝炼的语言,设想奇巧的思路,着墨虽不多,而每首“花茶”的“花”虽然窨成“茶”了,但还是能把它跃然于纸上.《玫瑰花茶》就是这样一首茶诗:

爱情凋零了
却用另一种方式
把自己烘干

我终于等到
解开你被薄膜
禁锢封藏的日子
冲一壶圣水
为你的香肌沐浴

血浓于水
你带着暗香
跟着我的嗅觉
滑入我的喉舌
顷刻之间
让我的肺腑
都在为你的情愫感动

据《本草纲目》记载:“玫瑰花有疏肝、归脾、和经、理气、解毒和血、滋阴养颜之功效。” 玫瑰花又是爱情的代表和象征,在浪漫的爱情中,总有玫瑰的绚丽和芬芳陪伴着,是女人的钟爱。然而,诗人在《玫瑰花茶》中用第一人称“我”的等待去修饰爱情凋零后的另一种绽放,使人看见玫瑰花通过烘干研制后,经沸水冲泡,杯中也能呈现出红苞翠蒂、含苞欲放之形态,令品尝者先赏心悦目,再去用嗅觉领略爱情的芬芳:“让我的肺腑/都在为你的情愫感动。”可见上京的笔触点到为止,颇为巧妙。同时,在优美的诗句中,也透露出诗人丰富的感情生活,他对玫瑰的偏爱,竟用“冲一壶圣水/为你的香肌沐浴”。好一个“香肌”,用如此美妙的想象,去写《玫瑰花茶》,谁敢说诗人不是性情中人?谁不会被秀色可餐的“香肌”融情入景呢?再来读一读《茉莉花茶》:

情人的美梦里
你撑起一把洁白的小伞
摇晃着轻盈醉人地脚步
哼着一曲江南小调
在飘逸的小雨里
散发出纯朴的芬芳

在生命的弥留时
你拉着叶腋抽出的新梢
抚摸着珍珠般的小蓓蕾
深情地叮嘱
你要把自己的香骨
埋在茶叶的罐坛
用你的花魂
去薰酿成
你一生所追求的
清香四溢的
茉莉花茶

大家都知道,茉莉花深受人的喜爱,它洁白高贵、香气清幽、近曙吐蕾、入夜放香、花谢香尽,深得人心。宋代诗人江奎对《茉莉》有这样的赞言:“他年我着修花使,列做人间第一香”。

“茉莉花茶”虽然盛产于江苏、浙江、福建等地,却在北京、天津地区最受欢迎和流行。

“茉莉花茶”是取茉莉花与乌龙茶窨制,达到茶香与花香完美结合的薰花种类。如果“花茶”未薰花的,只能称为“素茶”。

在上京的《茉莉花茶》中,诗人的诗句更是绮错婉媚,用浪漫的手法,写“在情人的美梦里”看见一位江南女子,撑着一把洁白的小伞:“摇晃着轻盈醉人的脚步/哼着一曲江南小调/在飘逸的雨中/散发出纯朴的芬芳。”寓情于景,隐含着诗人对江南一带的深情感受,而江南女子,更似窈窕淑女初恋的芳醇,他那轻盈醉人的步履,陪伴着优美的歌声,迷倒了诗人了。

但《茉莉花茶》的寄托遥深,远不在于第一段诗句飘荡着令人舒爽的女人香,诗人并不会沉迷于江南女子的美色,而是在第二段中,笔芒一转“在生命的弥留时/你拉着叶腋抽出的新梢/抚摸着珍珠般的小蓓蕾”,把《茉莉花茶》升华到另一种思想境界,最后“你要把自己的香骨/埋在茶叶的罐坛/用你的花魂去薰酿成/你一生所追求的,清香四溢的茉莉花茶”,突出了诗人的真正思想,有如借“茉莉花茶”来抒怀咏志。这里的“香骨”与前面《玫瑰花茶》的“香肌”不同,“香骨”更是带出了《茉莉花茶》一种无私的奉献精神和高尚的思想情操,它这种精神 还不忘告诫着后一代:“珍珠般的小蓓蕾”,言尽而意不尽,读后余音绕梁,顿时使人有一种涤荡心灵之感。

袁牧说:“凡作诗,写景易,言情难。何也?景从外来,目之所触,留心便得;情从心出,非有一种芬芳悱恻之怀,便不能哀感顽艳(《随园诗话》)”。

上京对茶诗歌中所蕴含的深邃,堪称自出机杼。诗人构思紧密,意境开阔,简朴清新,音调爽朗,抒情浪漫。又能结合真实的生活写照和自己的感受去缘情写茶,因而茶随情迁。每一首茶诗歌看着似曾相识,却能赋予不同的艺术风格和生命力,让人读罢,会对茶诗歌构成一幅亮丽或凄美或凛然的图景,在眼前挥之不去。

也不知道在品种繁多的中国茶中,上京是如何观察每款茶、品尝每道茶的;又是如何用同是一壶水、一撮茶叶,却写出了不同的茶诗歌出来。但上京确实做到写到了,这也许是诗人在正常生活中,深谙于茶,离不开茶的缘故吧?而我这里仅仅是品尝到诗人所写的“茶诗歌”中的一小撮“花茶”而已。

中国茶文化有着灿烂的历史,中国茶名扬海内外,“茶”也属于中国的“国饮”,值得每一位中国人的骄傲,更需要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传播和发扬光大。《上京现代茶诗歌》,独具一格,是中国新茶诗的一种新尝试,同时也是另一种传播中国茶文化的新途径新方式,我们要给予赞同和支持。

 

 

 

·

 

 

  评论这张
 
阅读(7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